记者手记 1:家丑

记者手记 1:家丑

雨天,绵绵细雨不舍天宇般缓缓飘落,突然电话铃声响起,霎时划破了截稿后编辑室里的宁静,犹如古时候边疆发生战事时,士兵火速奔入皇宫报信的马蹄声般急促。

当天我恰好正在执勤,有读者拨通报章意外热线电话,通风报信来了。
电话筒另一端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他自称姓汪,要提供一则“非常重要”的新闻,说有件家丑要向天下人宣布。
我立即和摄影同事赶下去现场,一路上却感到十分纳闷:家丑,不是应该不外扬的吗?

见面地点在组屋楼下的灵堂里,往生的是他三哥,前天早上因肝癌过世,唯一遗愿是要在家中摆丧,但灵柩过后到家门口时,却硬是被另两名哥哥赶了出来。

汪先生今年50岁,他说自己共有四兄弟,自己排行老幺,父亲创办了本地面粉老字号,家境日渐富裕。
父亲在世时不仅将“大好江山”交给较善做生意的老三,还把一栋洋房转到了他和母亲的名下,反观老大及老二则因不善理财而只被分配到小角色。

刚开始时老三接管生意后,业务还是十分兴旺,没想到后来老大、老二及公司的一名老员工竟密谋“叛变”,联合起来把老三踢出去,使得他一夜间一无所有。

为了金钱,兄弟甚至不惜反目成仇,到死不相往来。
汪先生说,三哥之后因为郁郁不得志染上酒瘾、还因此患上肝癌,苦撑了两年多后不幸病发身亡,而临终前表示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在家中摆灵堂。

不料老大和老二趁机鸠居鹊巢,就连负责前来搭丧棚的十多名殡葬工人,也被他们拿着铁棍、扫把赶出来,坚持不让人进屋摆丧,整个嚣张行径也被看不过眼的邻居拍摄下来。
但无奈遗体已被领出,所以一行人只好临时改到附近组屋底层设灵堂。

为了证实汪先生所言不虚,我去了一趟洋房,确实见到了这两名哥哥,他们起初坚称家里没人过世,直到看到录影时才不得已承认。
这时,缺了一颗门牙的老二突然语出惊人:“只是死一个人而已,更何况在家里摆丧事非常不吉利,我母亲不喜欢,你们还是叫我三弟、四弟死了这条心,他们永远不能回来了啦!”
我一下子心凉了半截。都是同母所生的兄弟怎能说出这种话呢?终究是血脉相连的一家人,什么叫做“只是死一个人而已”呢?
据邻居说,这对兄弟隔天早上就把老三的床褥、被单及枕头扔到屋外大街上,恨不得立即和他斩断关系,“哥俩好”接管家族面粉生意,从此大权独揽,生活继续富裕穷尽奢华。

虽然此后再也没有多少人会记这四兄弟和他们的事情,可是事件背后让我对它的印象,就似那两位哥哥的丑陋嘴脸一样,永远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中。

后记:新闻出街后,不少网友纷纷表示感叹世态炎凉,说在金钱挂帅的社会里,亲情的价值到底还有多少,更可恶的是竟然把一名亲骨肉的棺椁弃之门外。

我觉得金钱有时就似一面照妖镜,是人、是鬼还是圣贤,马上让你一目了然。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