赚大钱

前天和许久未见的朋友见面聊天时,他突然问我:“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时,他接着说,自己的梦想就是要走遍全世界的一级方程式大奖赛车站、以后每天早上不用勉强自己起床,睡到自然醒后再和老婆一起去吃brunch,然后晚上去讲两堂课,和其他“同道中人”分享自己的成功之道,除此之外就是继续享受人生。

我对此感到一点惊讶:难道这个世界真的变到无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能够坐在家里赚大钱了吗?

当然,友人过后告诉我他的计划内容,他说自从自己开始这条“财路”后,他就不断和其他人分享这些产品的好处,后者愿意一试就向他购买,做了几个月就已经可以额外赚取最高1600多块钱的利润了。他说只要继续努力下去,有一天他就能赚到更多钱来实现梦想。

他说:“以前我就是跟你一样,认为钱呢最好是够用就好,够吃够喝够穿够养家就可以了,但是后来我接触这门生意后,我觉得这样下去我永远不能让梦想成真,所以我改变了之前的想法。你要不要试试看?”

我吓了一跳,心里嘀咕着:“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啊,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开窍?可是以前的他不是这么有‘野心’的啊,现在完全变了另一个样了。”

我直接了当地告诉他,我胸无大志,没有那么大的梦想,自身呢只希望能够继续从事目前的工作,因为它让我丰富视野,让我接触社会各个阶层人士,了解很多从前百思不得其所的事情,有时还能够通过自己的笔墨帮助到其他人;此外我也只希望家人、亲人及好友身体健康、出入平安就好,我真的没有想过要什么赚大钱、发大财。我胆小,我真的很害怕。

朋友笑了笑,继续滔滔不绝说着自己将向更远大的目标前进,他要变成翡翠级别、然后上钻石级别(忘了到底是哪个先来)等等,有了百万元的收入就可以站在世界最高峰傲视天下了。

似乎在他眼里我变得好窝囊、没志气,整天埋头工作也不会想要赚大钱。“工字不出头你懂吗?工作是为了让生活变得更好,有了钱就可以实现所有的梦想。”他说。

我还是很不中用,我告诉他,我最多最多只是想有一点额外的钱可以让我去旅游,我没想过要遨游全世界,只要可以去中国北京、神州大地、台湾等等,去这些地方看看,感受一下就满足了。

我的钱赚的虽然少,但是我无需整天想着如何让它们钱生钱、利滚利,我数学就是非常的差;或许我赚的真的不是很多,但是我希望看到更多关于mankind的故事,通过这份工作丰富我的人生阅历,在我看来这不是金钱所能够给予的。

他听了还是笑了笑,他说:“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最后离别时,我看着他转身的背影,心里一阵说不清的感觉。

Advertisements

背起了婆婆

(取自OMY网站)

                2011年 6月5日。

                记得从凌晨6点就开始下起了绵绵细雨,直到早上8点多天还未放晴,不少人开始担心狮城之前淹水的情况是否又会重现。

                当天早上我被安排到殓尸房“值班”(据说到殓尸房外采访死者家属是华文报的“传统”),但主任突然改变决定,说有读者爆料雨水冲垮了一间寺庙的后墙,出现山体滑坡的事件,因此让我和摄影同事立即赶到武吉知马一带查看。

                天色昏昏沉沉,小雨似乎对穹苍有着万般眷恋,缓缓地从天宇间落下,仿佛为大地披上了一层水晶般的银色衣裳。

                由于武吉知马属于低洼区,连绵不绝的雨水已经在马路上造成严重积水现象,一些私人住宅区里更是出现淹水情况,水位一度达到人的腰部。

               后来因为堵车缘故,我和摄影同事不得不在距离寺庙大约600米处下车,并且必须拿伞冒雨步行,否则可能无法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作最及时的报道。

                这时雨势忽然迅速转强,狂风怒号,在加冕购物中心旁的沟渠水量也急速高涨,形成滚滚急流,雨水已经开始溢出到路面上。

                不过就在这时,一对年老夫妇的身影映入了我的眼角:他们正尝试从沟渠旁小路走到沟渠旁的行人道,但是老婆婆的右脚似乎受伤了,脚上包着一个塑料袋,一脸焦虑地望着路面上的雨水;老伯伯则左手高举着雨伞,右手扶着老婆婆,手上还拿着几袋物品。

                说时迟那时快,湍急的渠水突然将老婆婆的拖鞋给刷走,吓得她呆立在雨中止步。

                我和摄影同事见状便驱身向前,才赫然发现原来水位已经到达脚踝以上,而为了避免老婆婆被冲走,我立即俯身弯腰,准备背她离开淹水区。

                站在一旁并已经被雨水淋湿全身的老伯伯,把我的意愿解释给一脸愕然的老婆婆,她才安心地攀上我的背,告诉我他们要到加冕购物中前的车站。

                后来我背到一处有遮盖的地方时,老婆婆表示可以自己行走了,于是要我把她放下。

                对于我的帮忙,老夫妇不住微笑感谢,“甘谢”声不断。

               我霎时忘了凉风吹过身上的寒冷,我挥挥手向他们道别。

               后记:摄影同事将这一幕拍了下来,背老婆婆的照片登上了当天《联合晚报》的封面,后来也获得了民防部队颁发的“公民意识奖”,同事与朋友间也称我为“英雄”,但我不这么认为。助人脱困是小学时候所教的,我只是庆幸自己学以致用,没有辱没老师的教导。

              我想,就算是别人,他们也会这么做的。

(刊登于《新华文学》第76期)

故宫(诗一首)

2012年4月间摄于北京故宫玉带河前

金黄色琉璃瓦,血红斑驳的故宫墙

层层叠叠剪出蔚蓝的晴天,

六百多年的历史聚集了多少沧桑?

巍峨的角楼,无声地记录着内外变迁,

只见云烟浮起金黄的瓦脊,

每砖每瓦又承载了多少宫人的心酸?

三层汉白玉石基上,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

似白云里横卧着一条祥龙,曾经的紫禁城,如今的游人区,

六百年故宫重获新生。

救救孩子吧

前几天做了一则有关校园欺凌的新闻,一名母亲因为就读名校四年级的儿子,在过去一年多来被班上另外15名同学欺负,屡次向校方投诉不果后,愤而到警局报警,其中还在报警记录上逐一列下他们的名字。

到底事情怎么会搞到这么严重呢?读者大多感到好奇,到底是这名母亲太过保护自己的孩子,或是这名孩子本身有问题,还是我国教育政策失败呢?大家纷纷到《晚报》Facebook留言交换意见。

确实,教育对一名小孩子来说真的太重要了,它不仅仅是考卷上的分数,更重要的是道德为立人之本的智慧。除了英文数学科学要顶呱呱,在做人方面也要懂得敬老尊贤,在地铁、巴士上看见孕妇、老人家或有需要的人,要懂得主动起身让位;在公共场所要顾及公众感受,而不是把音乐调到和雷公击雷一样大声等等。

老一辈的人在教育孩子时常说:“八岁定八十”,或“八岁定终身”,意思浅浅,说的是从小如果没有给予良好教育(除了课业上的知识,也包括做人的道理),那么他的个性将伴随成长,以致影响日后在待人处事方面的态度。

回到新闻事件本身,据说这名男童之前曾在中国念国际学校(他是一名“正港”的新加坡小孩,因为父亲工作关系才举家到中国生活。),后来父母为了给他更好的教育才把他带回来新加坡,或因此而无法融入班上的生活。当然我们无法不排除可能是这个男童本身适应能力有问题,但无法融入班上生活就活该被欺负吗?就让小恶霸有理由来对他拳打脚踢吗?

我心里想,如果这名小霸王没有获得妥善教导,那么日后不是要成为大霸王,小时如此“了了”,大了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在当今社会,不少父母亲积极为孩子找最好最贵的补习老师(像最近出现了一个大炮仙补习老师,四堂课要价1万5000元),深怕孩子以后无法考上最一流的大学,或不能拿到奖学金;孩子在学校里有什么冬瓜豆腐,家长马上抄家伙到学校找老师校长问罪,要保护小孩“智幼的心灵”,可是道德教育呢?做人的道理呢?要将心比心、待人如己,不能自私自利的教育呢?

之前独家报道一名食阁清洁婆婆在收碗时手脚可能慢了一点,就被另一名年轻女子掌掴到眼角流,回想起“八岁定终生”这句话,我开始有了一些了解。

天啊,救救孩子吧。

声明:仅代表我个人的观点,而非代表任何报章、媒体、团体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