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学金得主

奖学金

感觉上是从去年全国大选开始,各政党介绍新候选人时,常常说他是某某某奖学金得主,留学海外多年,不然就是曾在政府部门任高职。

有了“奖学金得主”这个光环,候选人仿佛披上了件金铛铛的金色大衣,顿时压倒了其他较“普通”的候选人。

后来在今年初,报章媒体率先踢爆有两名政府部门的“帅哥高官”涉嫌违反操守、贪渎亵职、收受性贿赂等,时任新加坡民防部队总监林新邦和中央肃毒局局长黄文艺中枪落马,无独有偶,两位大爷恰巧也是奖学金得主。

再后来,是最近在国大念书、来自马来西亚的陈杰毅竟然把自己和女友李美玲性交时的丑态录下来,传上网供大家做反面教材。是的,他也是奖学金得主。

陈杰毅竟然把自己和女友性交的丑态录下来,传上网供大家做反面教材。

记得在我念书的时候,奖学金得主通常不仅学业成绩优异,也要德才兼备,所以奖学金得主都会因此而感到骄傲,其他人也会羡慕不已。但不知从何时开始,“奖学金得主”突然好像变得很“贱价”,完全没有了应有的基本要求。

不久前和一名在教育界服务的朋友聊天,她说教过不少奖学金得主,但他们大多家境富裕、父母亲不是达官贵人、就是商界名流。咦?以前奖学金得主不都是颁发给家境较一般、但学业成绩又不错的学生吗?

“时代变了。”朋友叹了一口气,“其中一个学生的爸爸告诉我,他不是没钱让孩子念书,但是他很多朋友的孩子都是奖学金得主,所以他也要孩子去‘拿’一个奖学金来为全家‘争光’。”

我不禁犯愁:“是我们的奖学金制度出了问题吗?还是条例可以再研究研究一下,看看如何完善它?”、“如果有家长为了争光而让孩子去申请奖学金,这样会不会让另一个有志于求学、但经济方面较羞涩的学生失去一个机会呢?”、“奖学金竟然成为了人们往脸上贴金的方法,这样还怎么得了?”。

唉!只可惜我不是议员,想着想着,搞到自己仿佛成为了古代忧国忧民、却百无一用的书生。

两位高官恰巧也是奖学金得主。

话说回来,我想很多供应奖学金得主读书的资金都来自纳税人,大家普遍上希望这些奖学金得主完成学业后,能回馈社会,体恤民情、为老百姓服务。当官的涉贪或没有好好办差是辜负了老百姓的期望,而自制性录像更是莫名其妙。

我想,人和禽兽有异,主要体现在人有道德规范,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虽有时可突破陈旧的传统观念束缚,但也不至于如此:做了伤风败俗的事后,又理直气壮表示无需归还奖学金的钱。

孔先师说:“知耻近乎勇”。可是如果不知耻,又不悔改,那我真不知道这个人还有什么用。

奖学金的光环渐渐转弱,或许不是奖学金制度本身出错,而是一些奖学金得主在个人行为方面“凸槌”而带衰其他读书人。说穿了,脱掉了这层金皮大衣,大家也同样只是凡夫俗子罢了。

唉!

后记:只是随便动笔把闪过脑子的想法写出来,没有很深的策划怎么写这篇文章,所以写的不好,恳请大家见谅!

跳楼

很多人碰上困难时,总以为自己走到了悬崖边,然后就是迈开“勇敢”的脚步,用诗圣李白诗句里的“飞流直下三千尺”,以为可以这样追随他老人家于九泉之下,困难也一并获得解决了。

其实不然,碰不碰得到李诗仙我不懂,但困难最终还是得由别人去接手,悲伤和痛苦也由亲人去承受。

前天下午在武吉班让组屋区,有一名妇女怀疑患上产后忧郁症,将仅有几个月大的亲生女婴从高楼抛下,然后自己也一同跳下,酿成了双尸惨案。采访过不少这样的新闻事件,感觉跳楼总是有一些相同点:

1. “碰”的一声巨响

“有、有、有,我有听到‘碰’的一声,很大声咧!我马上跑出去看/伸头出去窗口看/跑下去楼梯看/打电话叫我楼上、楼下邻居一起看,就看到有人躺在楼下。”

这类的话听了很多,不少就是住在死者隔壁的邻居说的,但追问下去时,他们又往往说:“我们不是很认识他们啦,我们这里家家户户每次都关着门的,哪里有机会去探听人家的事。”,有些人还表示是通过报章报道才知道邻居出事。

我想,与其等有一天听到“碰”一声巨响、翻翻报纸才来了解自己的隔壁邻居,倒不如平时和厝边串串门子,有什么问题时,大家相互间也有个好照应。难道有些悲剧真的避免不了吗?

现代人往往住的越近,感情却越薄。

有时我也很纳闷,为什么以前的人屋子和屋子之间的距离比较远,但是感情比较浓厚;但如今大家住得比较靠近,守望相助却变得如此难能可贵呢?

2. 蓝色帐篷

蓝色帐篷。

警方迅速赶到坠楼现场时,为了保存证物及方便查案人员进行调查,都会在死者遗体上罩上一个蓝色帐篷。

好奇的居民们或路人总是被挡在封锁线外,因此无论死状如何,旁人一般很难一探究竟,蓝色帐篷也为死者保留了最后的尊严。

可是当家属被要求当场认尸时,蓝色帐篷又往往盖不住亲人的悲伤,有人难掩伤痛,立即嚎啕大哭;也有人一脸漠然站在一旁,宁静的组屋底层,忽然变得和平时不一样。

此刻躺在蓝色帐篷内的,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至亲好友,身虽不能动,但不知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3. 灵堂

大头照一摆、铁架噼里啪啦被架起、帆布一挂,最后再等棺材来,灵堂很快就设好了。

追踪这类别新闻,到访灵堂总是难免的。无论是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还是创价协会,各式各样的灵堂记者们都要硬着头皮去。

有些人会在灵堂上愤愤不平,滔滔不绝地说死者怎么不应该死、说死者如何愚蠢,自寻短见。但很少人会谈到自己为何没能在死者“鼓起勇气”前伸出援手,让殡葬公司少接这宗生意。

新闻报道有时也是警示性的,通过真实个案来反映出人生教育。无论死者是因为赌博欠债、和亲人吵架后想不开或是种种原因自寻短见,死者已矣,生人还在,让还活着的人以此为前车之鉴。

4. 盖棺定论

记得不久前做了一宗坠楼案,案中男子因为债台高筑,同样选择用“碰”一声让左邻右舍马上认识他。

但他的姐姐后来拨电给我,说她到弟弟家收拾衣物时,刚好碰上收债人上门,因为深怕自己必须还清弟弟之前所欠下的债务,所以马上回家收拾行李,连夜跑到马来西亚投靠亲戚。

“债务是自己欠的,跳楼死也是自己选择的,可是留下来的问题却要强迫我们来接受和解决,这不是很自私的做法吗?” 死者姐姐如此说,我很赞同。

死者往生了,自己的困难解决了,但是旁人要为他留下来的问题来伤脑筋。有些死者还有妻儿老小,真很难想象他们日后的路如何走下去,因此有时在写稿走笔之间尽量帮忙,希望有关当局能够伸出援手。

李白在《行路难》中写道:“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意思是说要在沉郁中振作起来,坚定了“长风破浪”的信心,重新鼓起沧海扬帆的勇气。

人生在世不称意事总有十之八九,前路也总是曲曲折折,但与其唯唯诺诺纵身一跃,倒不如狠狠地跟命运拼一下,至少选择后者还有胜利的机会。

故宫-小诗三首

◆皇帝

踏进午门,没了帝王将相,

老百姓探头探脑,摸摸血红色故宫墙

若皇帝还在,他会怎么想?

撩拨着愁肠,独酌一壶白月光。

◆前世辉煌

太和广场前,游人熙攘,

龙庭柱上   凄凄斑驳

但老师傅巧手一挥,恢复了前世辉煌。

◆永远的故宫

黄昏彩霞,凌空交合。

登景山俯瞰,六百年沧桑。

风月匆匆,紫禁不变,永远的故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