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楼

昨天处理了一则坠楼新闻,闻讯赶到现场时警方已经拉起封锁线,闲人免进,不少警员进进出出,周围也有几十名好奇居民围观,气氛异常凝重。

据现场采访所得,死者是一名22岁的男孩子,怀疑因为感情问题从组屋最顶楼11楼跃下,不过确切为了什么知情者也说不上来。

005
查案人员现场调查。

我看着那具躺在组屋前草地上的遗体,身旁还有一个蓝色背包,据说里面有一个iPad,而iPad里有很多他和女友的照片,这时的寂静变得有些诡异,和之后家属赶到痛苦流泪的情景有天壤之别。尤其是他那肝肠寸断的母亲,整个人哭到瘫倒在地。

我无时不在思考:这些人为何能够这么“洒脱”,就这样了结自己的生命?而那些我曾经访问过,勇敢地、迫切希望自己能够早日康复,身患重病的受访者,若得知这些人只因为生活上碰到困难就寻短,他们将作何感想?

untitled
(图/取自OMY网站)

居士林林长李木源先生是我非常敬重的佛教前辈之一,我去年12月尾得知他因摔倒后中风入院,尽管病情再严重(他还身患癌症和肾衰竭),他还是坚持要赶快出院,因为居士林里还有很多事情等他去处理。

他对我说:“我要赶快出院啊,要处理菲律宾风灾的赈灾事情、还有居士林颁发度岁金、学生奖学金等等,他们都等着要帮助,我哪里可以自己躺在这边疗养,让他们苦等呢?”,听罢,我差点眼泪就要流下来了。

除了林长,还有一名患有脑膜炎的小男孩,双目失明却又对音乐有兴趣的小妹妹,和身逢巨变的新加坡海军正规军人ME2级军事专才朱永辉等,他们都没有说过要放弃,并坚强地活着,生命的热焰不仅照亮了自己前面路上的黑暗,也点燃了亲戚朋友们对他们的希望。

486978_10151203029086059_1932035404_n
海军军人朱永辉表示会坚强重建生命。(图/取自Cyberpioneer面簿)

生命可贵,有的人一直在生活边缘努力挣扎,争取每一个可以存活的机会;亦有人在碰到困难时,选择纵身一跃,要和大地一起“肝脑涂地”,一了百了。有时我甚至狂想,把后者健康的生命接过去给其他需要的人,不要浪费上苍赋予我们的生命。

生命只有一次,永远没有办法重来,无论有多大委屈、再难的困难都有解决的方法,而这并不包括做“空中飞人”或自寻短见。我相信,只要人活着就有了胜利的机会和权力。

一个自私的决定,受伤受苦的往往不仅仅是自己而是身边人,想想家人、想想亲人、想想爱人,想想大家一起走来的日子吧!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