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秒必争

(一)

手机简讯铃声在午夜中爆响,惊醒熟睡中的我,原来窗外正沙沙下着细雨,忽然有一阵不详的预感。

果然,是朋友发简讯通知,另一名好友的妻子昨晚病逝了,留下两个年幼的孩子,要召集大家今天到她的灵堂去祭奠。

黑夜中,一颗心仿佛沉到了大海底、睡意尽失,好友两个月前才刚告诉我要到美国为妻子找一名医术高超的医生,从口气中能感觉到他强作自信,说只要自己还有一口气也要走到天涯海角,找到延续妻子生命的灵丹妙药,哪怕是陪上自己的老命也值得。但事与愿违,真没想到,竟会这么快…

好友的妻子才33岁,前年底生了老二后就感觉身体不适,过了一年才去做身体检查,赫然发现自己已患上了末期癌症,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骨头、肺部、肝部和大脑,最后一次在今年5月多入院时,医生说大限已不超过3个月。

003

更想起几个星期前,好友找我出来la kopi,他说妻子住院好几个星期了,他因为需要工作和照料妻子,没法兼顾小孩,所以把两个小瓜送到母亲家里暂住。回到家里后只有自己一个人,睡又睡不着,眼睛一闭上就想到正在遭受病魔折腾的妻子,所以只能找朋友出来,不然就待在家里做家务,衣服洗好了又再洗一次…

“她只能靠tube feeding,因为一直需要注射吗啡来减轻痛楚,所以每天几乎都昏昏沉沉。有时候我就偷偷流泪,为什么我们不能像其他的夫妻,可以一起牵手到老。有些人整天吵架,可是现在我连要听她叫我的名字都不可以了。”

深夜,灵堂,4岁的大儿子似懂非懂,和阿姨在母亲的棺木旁一起烧金纸,他时而发出稚嫩的笑声,时而看着摆在棺木前,母亲的衣物。两岁的弟弟则更加疑惑了,无辜的双目不断盯着满脸哀伤的祖母看,完全不在状况内。

“人生总是充满很多不知道在什么时间会发生的什么事。最重要是分秒必争,争什么?争取时间做你一直想要做的事情,想说的话啊!她走的时候太突然了,看看我,我还来不及跟她说I love you…”

我双手合十,祈祷好友妻子的灵魂能够得到安息。_/|\_ 。

但好友的那番话我觉得很有意义,现在和大家共勉之。

Advertisements

真是“醉”过

(图/新明日报)
CTE国庆日凌晨发生4死1伤的恐怖车祸。(图/新明日报)

做这样的新闻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以致到后来,很自然会朝这个方向采访。

我说的是醉酒开车酿惨祸之类的新闻,近年来每每到殓尸房采访死者家属时,只要一听到是交通意外的,十起这类案件中就可能至少有6起和酒驾有关。

有一起令我印象较深刻的是,3名堂兄弟一起开车外出吃宵夜,因为其中一人的外祖母过世,太过伤心难过,另外两人就想带他出去散散心(吃了印度煎饼后还喝了酒)。结果回家的途中车子失控,撞倒灯柱还向前冲撞上一棵路旁大树,挡风镜完全碎裂,整辆车毁不成形。

这3名大好青年一起手牵手,天堂作伴,留下的是各自家庭里,疼惜和爱怜他们的父母及家人,其中一人的母亲还哭倒殓尸房外,双脚无力需要人搀扶上车,令在场的人见了不胜唏嘘。

1002138_536973503038714_193210643_n

上周,一辆宝马年轻司机疑酒后驾驶,在PIE靠近Jurong出口处撞上前方小罗厘,7名客工被撞飞,一人直接飞进路旁的沟渠里,看官们先别笑,这名客工到今天还没有苏醒,宝马小帅哥已经在醉酒开车罪名下被逮捕。

本周,在CTE靠近AMK出口处发生另一起两车相撞的致命交通车祸,前方休旅车因轮胎爆胎,司机停在路肩要换轮胎,岂料被后方迎面而来的车撞个正着,司机、司机的韩国籍女友及她的双亲当场毙命,仅剩她的哥哥生还。

初步调查,这名后方汽车司机“仁兄”,也是因为酒后驾驶,已经被警方逮捕。

几乎每次类似新闻出街后,网上讨伐声不断,不过大部份第一时间主要质疑:

1. 肇祸司机是不是外国人(你懂我指哪一国人的啦)?2.交警办事不力,没有在做工,以致人们醉酒开车酿祸。3. 都是政府的错,现在的公路越来越不安全了。

可是很少人想到: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这个最基本的开车守则,能不能够避免这样的事件再次发生,完全却只能靠司机自己啊!

drink-drive1

我不禁回忆起那位在殓尸房哭倒的母亲,那双眸中包含了多少伤心、哀痛和不舍,但无论多少公升的眼泪再也唤不醒她的儿子了。

唉!这样的新闻还能不能不要再出现?

神秘

946285_10151820587680839_828114596_n

深夜,记得那晚下着细雨,读者打电话来通报,说兀兰附近有人坠楼。

我和摄影同事驱车赶往现场时,原本以为会看到不少居民围观看热闹,要探听事情的来龙去脉应该不难。但没想到,命案现场附近一个人也没有,大家门窗紧闭,对组屋楼下有尸体完全不以为意。

好不容易找到一户居民探听,他说,这已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很多人已经习惯了,说罢就匆匆将门关上。

组屋没有很高,据说女死者是从较矮的楼层跳下去,但头部刚好撞到草地旁的沟渠,鲜血流进了水沟,染红了之前的一滩雨水。

寂静的夜里,年轻的尸体,警察拉起的封锁线,霏雨细细,一切看似有些诡异,只剩我好奇的心,久久不肯离去。

001

黑车终于来了,仵作迅速熟练将她抬起,运上车后收工完毕,四周恢复宁静,仅留下沟渠中一抹红色的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