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手记:杂感(2)

淡滨尼小兄弟被水泥车碾毙的新闻已经过了半年多,由于当兵和工作的关系,我结识了他们的父亲叶宝贵,还进一步成为了朋友。

WB_04_02_2013_CJ_6_20430277_20425708_ngkt_DAsm2KK
当时区内议员曾为小兄弟举办了烛光追思会。(图:OMY)

几天前他首次和我聊起当天接到噩耗的情景。

事发当天他如常在兵营,突然接到孩子就读学校的职员打来的电话,通知说他的两个孩子出事了,“支支吾吾,不知道在说什么,只是说等一下会请班主任打电话来告知详情,说完就挂掉电话了。”。

我能理解发生这样晴天霹雳的事情,旁人还真的狠不下心把真相告诉他,但同时也能理解一名父亲忽然接到这样“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电话,和他当下着急的心情。他屡次打电话去学校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一直不得要领。

“后来是交通警察打电话来,说叫我先冷静,有个坏消息要跟我讲:你的两个儿子遇到车祸,而且两个都死了,我们需要你马上赶下来现场。”

可想而知,一个父亲接获这样的噩耗,双腿发软,整个世界瞬间崩塌,脑袋一片空白。最后还是由军中同袍开车将他送达车祸现场,突然这样丧失唯一的两个孩子,真正的人生大战才刚刚开始。

。。。

过了半年多,听闻他们准备搬家离开伤心地,再次登门拜访时,叶爸爸虽然没有了当初的憔悴,但他的双眸中总是看得见心碎的残渣。从新开始真的谈何容易,但还是必须踏出第一步,他说:

“尤其是深夜里最难熬,会想很多东西,太太的眼泪就一直一直流,我要坚强,在一旁支持她、安慰她,保护她。这是一个男人应该做到的,天塌下来也要为她扛。”

我们聊了很久(多希望当时不是在执勤,暂时搁下挖掘新闻的责任,用纯朋友的身份和他聊聊。),我完全可以感受到他的悲伤,死别的沉重直接压在他的身上,

“时常开车去上班时,看到别的小孩上学去,就会让我想起以前我载孩子去学校的情况,视线会忽然被泪水模糊了。”。

回忆,如刀片深深刻划在心头上;泪水,无声无息在脸颊上滑出痕迹。

平时自认能够滔滔不绝,口才到家的我,就在那一刻忽然无用武之地,眉头紧锁,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样的情况对我来说很罕见,最近3个月来除了这次,只发生过1次。)

最后最后还是无计可施,我只能拍拍他的肩膀,诚心地为他和叶太太祈祷,祝愿他们搬离伤心地后,能够异地重生。_/|\_

16/09/2013

*今夜有感以记之。

Advertisements

人言可畏

上星期采访了一则新闻,是关于一名少妇声称为了赚奶粉钱而拍摄艺术裸照,后来却引来一片讨伐声。

068

网民们大略分成两大派:一派是“力挺”她,希望她能“再接再厉”,再上载更多“佳作”;另一派则斥责她是不要脸、贱货。不过她说还是会继续当模特儿拍照,不介意其他人怎么看她。

“人们怎么说我都无所谓,因为最后伤痛挨苦的人、去赚钱养家的人还是我自己。”

她说,后来发现这些批评她的人(匿名者)当中,很多都是平日和她称姐道妹的朋友、表里不一,让人很失望。但其实回过头来想想,残酷的现实不就是这样吗?

很多人往往就是在还没弄清楚事情背后的情况,就喜欢加以批评或渲染,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但我想,总该先了解实情再下判断也不迟吧。

人言真的可畏,还有一些人总喜欢捕风捉影,听到一点东西就赶紧和别人“分享”,而其过程中又难免加点酱油、白醋、花雕酒等调味料。到后来谣言和事实本身差了十万八千里,而最倒霉的还是人们总是喜欢相信被加料的“事实”,当事人百口莫辩,多少冤屈不知该从何说起。

还有一些人武功更高,前面后面不一样,一把刀上面下面来,你还当他是好人。最后当你还在找寻刀子是从哪里捅来时,华山派掌门“君子剑”岳不群却早已在千里之外抹剑狞笑,直教人怎样死法都不知道。

这时她说:

“什么人前后不会被人说呢?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路走得正就好,被人陷害也无所谓,因为人在做,天在看,一切有报应,一切总有沉冤得雪的时候。”

我听后,缓缓点了点头。

P.S:很多人好奇我如何找到这则新闻,更有人“误以为”说我和她“关系不寻常”,但事实是,我认识这名少妇已经5年了,之前也曾撰文写过她的事迹(改变),两人纯粹只是朋友关系,苍天可表,日月可见,若有违言处,天诛地灭。

唉,真的是人言可畏啊。

与记者对话:被骂你会报警吗?

20130914_en_jzlt

前言:

就像很多人看戏都爱看NG镜头,记者采访工作中没有报道的幕后点滴和漏网趣事,相信很多人也深感好奇。 你心中是不是也有许多疑问?想要向记者提出? 欢迎将问题电邮到wanbao@sph.com.sg,或在数码平台上的“我要爆料”留言,与我们开唛聊天。

金文泰读者胡小姐(33岁,销售员)

问:虽然你们说伤心不等于可以乱发脾气,但伤心还被问东问西难免要发脾气,你们被骂会怎样?会报警吗?

记者斯涵回答:

意外记者早有被骂的心理准备。人家遇到悲惨事的心情,我们当然理解,所以对于变成伤心家属发泄的对象,已经习以为常。

但记者也必须在同理与报道事实之间取得平衡。别人的悲伤,我们看在眼里怎会没有感觉,但工作还是要做的嘛。

记得一次在殓尸房采访时,遇到一起青年酒驾酿车祸惨死,还撞死路人的案。青年的家属朝我们几个记者狂骂。我们走开,尝试问别人,但其中一名亲属不但狂骂我的祖宗十八代,还说记者都是狗,没新闻写才写这样的“小新闻”。

我心想,闹出人命算是小新闻,那什么才是大新闻呢?当时不能说心里没有气,可是面对发怒的家属,我们必须保持冷静,“以柔克刚”先安慰对方,让对方理解,与其让网络空间捕风捉影散播猜测,还不让主流媒体反映真相。

被骂,我们是不会报警的,甚至有时被恐吓也不会报警,因为理解对方的心情,但我们不会却步,会继续探索及挖掘新闻真相。

如果怕被骂,当初就不会选择当记者了。

– See more at: http://wanbao.omy.sg/columns/story20130914-12082

告别

5773756_142242025465_2

九月雨季,落下了雨点。

来到街角咖啡店,让记忆慢慢沉淀,

黑白记忆老照片,早已收进你送我的大纸盒里面。

海边雨天,往事已遥远。

海鸥疲倦不再盘旋,一切原来曾那么强烈,

过去还有点残缺,结局总有点不完美,但就像灰姑娘遗失的玻璃鞋。

昨天今天,就在落寞心间。

公园里的空荡秋千,枯叶落在长椅上面。

勇敢的告别,和以前所有的过去挥手,终于正式告别。

——终于,我真的作了告别。

11/08/2013

歹命

前几天老天爷忽然失常,狂下大雨,结果狮城很多地方淹水,高速公路被关闭,很多人怨声载道。

隔天地铁上听见三位阿嫂聊天。其中一人指着手机上一张图片说:“这些学生好可怜,政府太没用了,竟然要他们爬学校的围墙上学。”。另一人说:“对咯对咯!我的孩子也受影响,但他没有爬篱笆,可是结果鞋子浸水坏了,这双鞋子才买几个月,要两百多块钱啊,真是太歹命了…” O.O

我偷偷看了手机上的画面,原来就是花菲卫理中学校舍内积水,10多名学生为了避开积水的地面,选择攀爬围栏到另一端的照片:

(取自STOMP)
(取自STOMP)

不禁想起同样几天前在路透社(Reuters)面簿上看到的一张照片:

(From Reuters facebook)
(From Reuters facebook)

4个看起来7、8岁的阿富汗小姑娘,爬到了马路旁的篱笆上嬉戏,切莫小看她们,原来她们小小年纪,却都是在路边卖茶水给过往司机的,据说平均一天收入仅1块钱(应该是美金)。

地铁到了下一站,正在高谈阔论的阿嫂们终于下车了,车厢里回复之前的平静。

我想起阿嫂们刚刚说的两百多块钱的校鞋,和那些阿富汗小姑娘们(还有一位没穿鞋)一天平均的收入,好久好久,心里一阵郁闷,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P.S 我以前上中学的校鞋好像才10多、20块钱。

故宫,晚安

夜沉沉,北风冷,青石板上已开始结霜。

见不到当年宰相、也看不见那斑驳红砖墙,

明清帝王不知今何在,只剩下杨柳伫立故宫旁。

056

深夜的午门,换上了黑色夜行衣,

幽幽寂静,城墙上殿门微开,夜里的紫禁城竟然有些神秘。

踩在御道上,心里有些诚惶,月色皎洁,护城河水粼粼波光。

049

史官们不畏强权直笔事实,一写就是一辈子,

明朝永乐有大治,清朝康乾有盛世,后来八国联军侵北京,辛丑年里泪盈盈。

但如今,一切荣辱已去的干净,故宫高寿六百岁,享受着夜里难得片刻平静。

062

离开时,

我不禁转身再望,

故宫,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