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老婆

认识好久的好友结婚了,我不禁想起之前他们两夫妇刚在一起时,他兴高采烈地告诉我:“我终于找到了好女友,以后将成为我的好老婆!”,当时我很替他高兴。

T2tTpXXk4cXXXXXXXX_!!16561320

没多久友人变得很“勤快”,时常联系我,不断推销我用这个用那个,说这个菜油好,那个碗糕不错,我感到有些诧异。他说:“哦,这是我女友介绍我做的,慢慢做,以后可以赚大钱的。”,原本一个不擅长说话的友人,忽然好像变得很能言善道,除了正职之外,也兼做这个“赚大钱”的兼职,看他的人生有了改善,我也很替他高兴。

友人介绍女友给我认识时,口里不住夸她好,能够陪同参与自己热衷的兴趣,一起出国认识更多“赚大钱”的新朋友。原本穿着朴素的他,开始在这些聚会中穿大衣打领带,完全一个“成功人士”的模样。

他说:“你看啊,如果永远帮人打工,那你的薪水永远就是这样一层不变,我现在除了领薪水,也开始从这门生意中赚到额外几千块,这些都是我女朋友介绍我的,如果没有她这个好女友,我今天还是跟你一样。”,看到友人过得比我好,我也替他很高兴。

有一天,他的女友忽然联系我,说我应该“随便”跟友人买几样东西,在行动上支持友人,“不如买两罐鱼翅啦,几百块钱而已。”,但我因为不支持吃鱼翅,所以婉拒了。

数个星期后,她再次联系我,劈头说:“你不是和他很久的朋友吗?我听说你们认识十多年了,买两罐鱼翅很困难吗?你这样还怎么还能算是他的好兄弟呢?”。

看到友人找到了一个如此积极而已肯帮助丈夫/男朋友的贤内助,我还是替他感到高兴,只是那两罐鱼翅我还是坚持没买。

多个月后偶然在街上和友人及女友相遇,这时他们已经订婚,友人还是很热情和我握手相拥,嘱咐我结婚那天一定要到。我差点热泪盈眶,但和他相拥时,眼角看到他女友一脸无辜仿若无事样站在一旁,心里不禁打了冷颤。

好老婆gepu

友人婚礼当天,我有事无法出席,人没到红包却到了。听其他朋友后来说,认识的一帮老同学并未被安排坐在同一桌,而是穿插坐在他“赚大钱”的朋友之间。

老朋友结婚了,我真的很替他感到高兴,但这个好兄弟,我想应该是永远失去了。

 

冷漠,不冷漠

几天前在编辑室赶稿时,邻桌的实习小妹突然转头过来笑着说:

“我好高兴啊!因为我昨天去了采访了一起车祸,被撞倒的电单车骑士没有死,情况稳定!”

我回想起当初刚入行时,心里对每个新事物都有很深很丰富的情感回响:去采访坠楼案时,见到死者家属难过坐在尸体旁痛哭;到殓尸房来认尸的家属一脸忧愁与感伤;下着雨的车祸现场,蓝色小帐篷罩在死者身上,遗孀整个人发呆似得坐在马路旁,雨滴无声落下,身上的衣服被打湿了一片,脑子里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0169441f

当时每碰到这样的事情,心里总是要为他们难过好久,因为工作关系,因为公众有知情权,媒体工作者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采访,就算被骂到狗血淋头也没办法,但采访背后总有一颗怜悯之心。

但有时记者的怜悯也会被人滥用,一些受访者哭诉自己遭受了天大委屈,采访时还陪他们忧郁了一阵,后来深入查探后才发现真相并非如此,有时是做贼喊捉贼,有时是想利用媒体达到某种目的,最惨的还是那颗屡屡被欺骗的心,被现实拉扯到残缺不堪。久了,对于人性有了另一层的认识,心里似乎对这个世界已变得有些冷漠。

不过,似乎也不尽然。之前一名同事分享值晚班(值班同事必须整晚守着热线电话,随时在接获通报的第一刻赶到现场采访新闻)碰到的一件事:

凌晨三四点,手机铃声在一片寂静中响起,一名阿婆拨通晚报热线,她语气急促,申诉这晚的天气好热,让她一直无法入睡。同事急忙安慰她,劝她喝多一点水,逐渐平复了她之前躁郁的心情,阿婆挂电话前还向这名同事不住道谢。嗯,世界仿佛没有那么糟。

回到几天前,看到实习小妹对车祸伤者身无大碍感到如此开心,欢愉之情尽显露于脸上,我也笑了笑说:“这样太好了,希望他早日康复出院和家人相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