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清西陵——初探雍正陵

雍正皇帝朝服全身像。
雍正皇帝朝服全身像。

文:沈斯涵

      走进清西陵,那里没有北京故宫博物院的磅礴气势,也没有游客熙熙攘攘的吵杂声,这里有的只是庄严肃穆,虽然很多地方已年久失修,大红墙上的漆已脱落,但,寻访者或许要的就是这种陈年的破败感,仿佛就是一段真切历史的见证。

651 648 650

     今年1月冬天,我到访清西陵,记得抵达雍正皇帝的泰陵时已下午4点,我在清西陵文物管理处研究员邢宏伟老师的带领下,拜访了这座迄今285年的皇家陵墓。

     清朝12位皇帝中最富有争议性的恐怕要属雍正皇帝了,种种关于他的隐秘传说好比一层层神秘的面纱笼罩在他的身上,让人很难看清的他面目,更不要说是要给雍正帝下一个定论。

     不仅如此,这些年来随着不同的影视及文艺作品纷纷以他为主角,大家更以为这位皇帝平时就是嗜血如命,残忍成性,同时又是一位大情圣,成天躲在后宫周旋于不同嫔妃之中,然后一方面派“血滴子”出外杀害兄弟及朝中异己,大家仿佛对他没有很好的印象。但是,历史上的雍正皇帝是不是就如同大家说的一样呢?

     先做个介绍,雍正帝是康熙皇帝的第四个儿子,在位时设置军机处加强了中央集权,推行不少如摊丁入亩、火耗归公等打击官员们贪腐问题的一系列政策,对史学家们称为的“康乾盛世”起到了承先启后的作用,雍正帝确实有他的历史贡献。

655 657 658

     雍正帝葬在清西陵里的泰陵,和后世子孙嘉庆帝、道光帝和光绪帝的陵园散布在永宁山下,而泰陵是整个西陵中最宏伟壮观的陵园。雍正帝生前曾下诏不为自己的陵墓修建石像生和神道,但他好大喜功的儿子乾隆帝不但为泰陵补建了石像生和长达2点5公里的神道,还在神道面前建造了中国目前对大的三座石牌坊。

     关于雍正帝的陵墓有这么一个传说,说雍正帝在父皇康熙帝病重的其中一个晚上,喂他喝一碗“人参汤”,了结他的生命,然后篡改传位遗诏,从自己同母弟弟皇十四子胤禵手中把皇位抢过来。而后他因为愧对自己的父亲,不愿依据“子随父葬”的传统,把自己的皇陵建在清东陵,于是到别处另辟皇陵。谣言传得煞有其事一样,难道,真是这个样子吗?

     其实不然,而且还很荒唐。

     邢宏伟老师说,雍正帝登基后原本想要在清东陵寻找一处风水宝地,起初也想葬在父亲身边,但可惜负责勘察地点的大臣却回奏说那里情况不太理想,所以才会辗转在易县“落户”建陵,而这些都是档案中都有明确记载的

 “朕之本意,原欲于孝陵,景陵之旁卜择将来之地,而堪舆之人,俱以为无可营建之处。”

——《雍正朝起居注册》

      后来葬在清东陵的乾隆帝陵墓出现渗水的问题,道光帝还为此把已经在东陵建好的陵墓全部拆掉,搬到了清西陵去,事实证明了雍正帝做的决定不无道理。

     史料上的记载直接粉碎了谣言之说,他能够在康熙帝三十五个皇子之中脱颖而出,是一系列政治角力的结果,弑父夺位也是穿凿附会的说法,但当然关于他的谣言还有不少疑点,加上年代逐渐远去,想要把历史真相拼凑在一起,恐怕还需要研究人员的不懈努力。

     思绪,再次回到泰陵,四周仍然一片寂静,偌大的皇陵里竟然没有一个游客,几只乌鸦耸立在大殿的脊梁上,似雍正帝的贴身侍卫,在守护着他的万年吉地。

    说来也真是奇怪,清朝覆灭后,清东陵里多个皇陵惨遭浩劫,几乎所有的墓地都被盗掘过,唯有在西陵,只有光绪皇帝的崇陵被盗墓者“光顾”,其余的全部幸免于难。

660664

    也就是说,雍正帝的陵墓里所有的陪葬品还在,所有的秘密也都被尘封在泰陵地底下。有人说他因为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的文字狱,被主角吕留良的女儿吕四娘潜入宫中杀害,还把他的头砍下来带走,所以泰陵地宫的棺椁里是一具无头尸,需要乾隆帝用一个金头代替父亲的头颅。

    虽然史学家们都认为这个故事的可靠性微乎其微,但事实胜于雄辩,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在确保文物安全的情况下,研究人员能进入泰陵地宫一探究竟,把事实真相公诸于世。

666

    此时已近黄昏,泰陵明楼在彩霞余晖的衬托下显得有些醉人,还是那片宁静,仿佛就是雍正皇帝横眉冷对千夫指的那种冷漠,我望着他坟头上的参天老树,无处不透露出这座墓主人生前的苍凉。

     雍正帝非常勤政,单单在雍正元年就批阅了1万498件奏章,次年就更多了,是1万3327件,并且还要在奏折上批示,批语有时比奏章本身写得还要长,恐怕还真没什么空余的时间躲在后宫当情圣。难怪清史研究奠基人孟森这么评价他:

 “自古勤政之君,未有及世宗者。”——《明清史讲义》

      意思是说,自古以来,勤政的君王中没有一个比得上雍正帝,甚至有一派学说认为他的死因是过劳死。

     随着夕阳渐渐没入山间的树林中,我们一行人坐上之前来时的车上,必须在天色变黑之前赶回梁格庄行宫(清西陵文管处)。

     就在泰陵前的圣德功德碑前,我再次转身看看这座陵墓,它还是宁静得太神秘了。


  

有必要吗?

2015年6月5日,马来西亚沙巴发生6级地震,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十秒,但其所引发的天崩地裂让很多人从此阴阳两隔,我们更有多名新加坡籍同胞命丧异乡,这样的消息传回本地后,触动了很多国人的心弦。

不过惨剧发生后,据马国媒体报道,沙巴州副首席部长认为之前有几名外国游客在有“神山”之称的京那巴鲁山上裸拍,这样的举动“触怒”了神灵,因此降下地震来惩罚人类,因此要严惩他们。

3

无独有偶,也同样在上个月初,有一名自称是“开放派”的美籍华裔摄影师,带着一个裸模进入北京故宫博物院,不知道是怎样避开汹涌的人潮,竟在里面拍下了几组“带有美感的裸照”,照片在网上疯传后,引来网民们一片挞伐。

可是这名摄影师却在微博上说他觉得这很可笑,“没有影响到任何人”,但他万万没想到这样的举动恰巧就影响到了很多人。

2

记得2014年春天,我到北京去进行清史考察,首站就是故宫博物院,当时还有一个当地的记者朋友陪着一起去。就在准备“进宫”时,看到了一名男子在西华门外,用钥匙把自己的名字刻在故宫的外墙上。我立时火冒三丈,一气之下上前和他理论,引起了不少路人的注意,但对方不但没有悔意,反呛我:“这个东西又不是你的,管你什么事情?”

后来我们就当街互骂,事后有朋友告诉我这是非常愚蠢的事,因为在中国我可能就这样被他打死,“连黄飞鸿也不敢过问这种事情”,他劝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算了。

故宫,是明清两朝皇帝的处理朝政与生活的地方,能够保留至今那是历经了多少岁月的沧桑,也是多少保护文物人员的心血,我怎么能够当做没看到而不去理会呢?最后我们的争吵惊动了守卫故宫的公安,他们看了我拍下对方在墙上“留名”的举动后,证据确凿,以“破坏文物”罪名将他拘捕。

121119

这么一件别人看起来可能是小事的事情都让我大动肝火,差一点还要以性命相拼,更何况是其他人视之为神山的圣地?

当然我觉得地震是自然界的现象,将它造成的死亡都算在那几名在神山上脱衣脱裤的老外有些牵强,但这样“赤裸”的行为到底有没有必要呢?我上网查看了一下,发现原来拍这样的照片已经逐渐成为最新潮流,很多人赤身裸体在巴黎铁塔前、秘鲁历史古迹内、柬埔寨吴哥窟,甚至之前还有一名香港女孩在泰国做“裸体绑紧跳”。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3121496/How-new-craze-backpackers-pose-nude-world-s-famous-landmarks-hasn-t-just-landed-sacred-mountain-stripper-trouble-people-too.html)我的妈呀,真的有必要吗?

我想,每个人的心里其实都有一块不容许他人践踏的圣地,这和封建、迷信、思想先进与否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当一些人在高喊:“开放万岁”或蔑视其他人的文化太过落后时,另一方面又是否需要放慢脚步,再想想一下,我们到底有没有考虑到人与人之间最重要彼此尊重。

最后最后,我想向两名不幸在地震中丧命的教师致以敬意,还有另外不幸罹难的小学生,你们都成为小天使了,在天堂里,还有两位好老师陪伴着。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