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必要吗?

2015年6月5日,马来西亚沙巴发生6级地震,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十秒,但其所引发的天崩地裂让很多人从此阴阳两隔,我们更有多名新加坡籍同胞命丧异乡,这样的消息传回本地后,触动了很多国人的心弦。

不过惨剧发生后,据马国媒体报道,沙巴州副首席部长认为之前有几名外国游客在有“神山”之称的京那巴鲁山上裸拍,这样的举动“触怒”了神灵,因此降下地震来惩罚人类,因此要严惩他们。

3

无独有偶,也同样在上个月初,有一名自称是“开放派”的美籍华裔摄影师,带着一个裸模进入北京故宫博物院,不知道是怎样避开汹涌的人潮,竟在里面拍下了几组“带有美感的裸照”,照片在网上疯传后,引来网民们一片挞伐。

可是这名摄影师却在微博上说他觉得这很可笑,“没有影响到任何人”,但他万万没想到这样的举动恰巧就影响到了很多人。

2

记得2014年春天,我到北京去进行清史考察,首站就是故宫博物院,当时还有一个当地的记者朋友陪着一起去。就在准备“进宫”时,看到了一名男子在西华门外,用钥匙把自己的名字刻在故宫的外墙上。我立时火冒三丈,一气之下上前和他理论,引起了不少路人的注意,但对方不但没有悔意,反呛我:“这个东西又不是你的,管你什么事情?”

后来我们就当街互骂,事后有朋友告诉我这是非常愚蠢的事,因为在中国我可能就这样被他打死,“连黄飞鸿也不敢过问这种事情”,他劝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算了。

故宫,是明清两朝皇帝的处理朝政与生活的地方,能够保留至今那是历经了多少岁月的沧桑,也是多少保护文物人员的心血,我怎么能够当做没看到而不去理会呢?最后我们的争吵惊动了守卫故宫的公安,他们看了我拍下对方在墙上“留名”的举动后,证据确凿,以“破坏文物”罪名将他拘捕。

121119

这么一件别人看起来可能是小事的事情都让我大动肝火,差一点还要以性命相拼,更何况是其他人视之为神山的圣地?

当然我觉得地震是自然界的现象,将它造成的死亡都算在那几名在神山上脱衣脱裤的老外有些牵强,但这样“赤裸”的行为到底有没有必要呢?我上网查看了一下,发现原来拍这样的照片已经逐渐成为最新潮流,很多人赤身裸体在巴黎铁塔前、秘鲁历史古迹内、柬埔寨吴哥窟,甚至之前还有一名香港女孩在泰国做“裸体绑紧跳”。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3121496/How-new-craze-backpackers-pose-nude-world-s-famous-landmarks-hasn-t-just-landed-sacred-mountain-stripper-trouble-people-too.html)我的妈呀,真的有必要吗?

我想,每个人的心里其实都有一块不容许他人践踏的圣地,这和封建、迷信、思想先进与否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当一些人在高喊:“开放万岁”或蔑视其他人的文化太过落后时,另一方面又是否需要放慢脚步,再想想一下,我们到底有没有考虑到人与人之间最重要彼此尊重。

最后最后,我想向两名不幸在地震中丧命的教师致以敬意,还有另外不幸罹难的小学生,你们都成为小天使了,在天堂里,还有两位好老师陪伴着。_/|\_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